摘要:印象笔记这样小而美的工具总会给人一种”只要有技术在,这个世界就可以变得更美好。“但每当想起Google Reader因为不赚钱而被砍掉,只要一看到Evernote坐拥亿级用户依然在商业模式的道路上蹒跚时,总会有种事情似乎正在朝不好的方向发展的担忧。

如果%&&&&&%明天死掉,这个世界会伤感吗?

两年前,搜狗CEO王小川和美团CEO王兴在饭桌上针对Evernote打了个赌——王小川不看好印象笔记这样的工具在中国的发展,觉得它很难做成真正赚钱的生意。而作为Evernote用户的王兴表示,王小川建议设立“赌局”,用一年的时间去观察,“谁输了谁去给对方当一周助理,深刻学习对方的思想。”

那个时候,笔记应用Evernote(印象笔记)刚刚于2012年成为了第一批“独角兽”创业公司,估值突破了10亿美元,Evernote注册用户数超过了3000万,融资总额超过了2.7亿美元,并被认为将在未来几年内成功IPO。

当然,Evernote中国区付费用户数、营收状况等信息均属于不公开的数据,这场赌约也成了互联网圈另一个无疾而终的赌局。不过,两年后的今天,当年如日中天的Evernote开始被唱衰为「下一个倒掉的独角兽」,而王小川创立的搜狗在赌约设立后不久委身腾讯,成为这个未完成赌局意味深长的注脚。

“第二个大脑”会死掉?

“Evernote 要成为用户的外在大脑、全人类的记忆中枢平台。”这是Evernote喊出的著名口号。在Evernote刚刚创立的2007年,记笔记的需求大多还是被离线的本地软件满足,凭借出色的使用体验及多平台同步的特性,这个绿色大象笔记应用脱颖而出,赢得了大量的用户。

然而,到了今天,这个大脑开始越来越被用户吐槽:App打开太卡,同步速度太慢,UI太臃肿,邮件共享太麻烦,无法协作……而Evernote的中国版本“印象笔记”,甚至因为某些原因取消了分享笔记公开链接的功能,2015年初,Evernote在中国已经有1150万用户,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对方只有在页面上登录后才可以查看分享笔记。这个过程明显不友好,而且容易被视为推广产品的拙劣做法。对这个阉割的做法,我可以理解却难以接受——大脑之间的相互连接就这样被阻断了。

作为一款老牌的笔记应用,Evernote还在迈着略显沉重的步子向前迈的时候,周身已经悄悄成长起了一批过来围剿的竞争对手。

在海外市场上,微软的Onenote正在成为Evernote最大的竞争对手。已经拥有多年办公软件的基础,微软在Onenote上发力后,Evernote的全平台优势已然算不上什么优势。

在国内市场上,Evernote更是遭遇了无数的竞争对手如为知笔记、有道云笔记等,而有道云笔记有网易做背书,总用户数高达3500万,是印象笔记中国用户的三倍多。不惟如此,相对于印象笔记免费用户60M容量的产品设计,有道用户初始空间容量2G,并能够实时增量式同步,尽管时常发生同步失败的问题,但其更了解中国本土用户的做法为它赢得了不少竞争空间。

做一款全世界都在用的工具,然后呢?

在今年7月底,Evernote更换了首席执行官,曾多次谈到要把Evernote打造成“百年老店”的联合创始人菲尔·利宾(Phil Libin)不再担任CEO。在解释CEO职位的变动时,利宾自称对CEO的一些份内职责“没有激情”:建立销售团队,帮助员工在职业生涯中成长,形成一种可以吸引华尔街投资者的、可预测的商业模式。

这言论一出,简直震惊了科技圈:公司的CEO不关心销售、不关心员工成长、不关心商业模式,那这只独角兽又该怎么持续向前呢?

众所周知,Evernote主要的盈利模式是免费用户的转化。通过“免费增值”模式,Evernote在起步初期实现了用户数的高速增长。在这种模式中,Evernote免费提供基本产品,随后通过高级服务收费,实现从免费到付费的转化。然而,大部分用户并未被转化为付费用户,从而给Evernote的整体业务造成了负面影响。TechCrunch报道称,去年Evernote的营收约为3600万美元,尽管出现增长,但仍然低于该公司的内部预期。

当然,作为一个笔记巨头,Evernote这几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做。Evernote曾推出一款独立应用Evernote Food,能帮助用户分享菜谱和食物的照片,然而,这款应用于几个月前关闭。而Evernote Hello和Peek等试验性产品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尽管Evernote今年注册用户数突破了1.5亿,但商业化进展很慢,而且并未向资本市场提供清晰的盈利规划,独角兽地位能否保住还不一定,上市之路则更是艰难。

工具类应用的盈利困局

作为工具类应用的代表,Evernote的商业之路是个绝佳的缩影,缺乏持续盈利模式的纯工具类应用往往难以摆脱被收购的命运,这个名单有一长串:电子邮件应用Acompli以2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日历应用Sunrise以1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微软,拍照类应用Instagram以7.15亿美元价格卖给了Facebook……

曾有投资人公开表示,绝不会投那些功能简单的纯工具类应用,因为这类应用可能因为设计讨巧而有短暂爆发,但几乎很难长大。在这个App遍地的时代,如果没有获得无法替代的地位,用户安装、卸载某个工具的成本非常低;如没有产生足够理由的付费需求,工具类应用往往难以找到稳定的盈利模式。在这个双重难题的叠加,工具类应用变现似乎成了小概率事件。

在文章开头提到的搜狗CEO王小川,他创立的搜狗也在2013年被腾讯4.48亿美元战略注资,委身巨头。在此之前,即便手握中国使用人数最多的搜狗输入法,王小川对公司的商业模式也挣扎许久——这样一个拥有庞大用户量和不错粘性与活跃度的产品,但在过去创造的商业价值却非常不匹配。

或许从企业级服务入手是一个重生的途径。在「资本寒冬」的声音中,企业级服务应用是少有的可以维持健康现金流而被投资人持续看好的领域。我看到Evernote也正在做这样的努力,他们开始重视企业用户,推出了消息功能Work Chat。尽管该功能被吐槽照抄企业消息应用Slack,但推出该功能主要是为了吸引更多用户加入Evernote的生态系统,最终提高付费用户数的数量。

作为一个工具控,我习惯于使用各种生产力工具让工作变得更有效率,像印象笔记这样的小而美的工具始终让我觉得:有技术在,这个世界始终可以变得更美好。但是当看到像Google Reader这样的工具因为不赚钱被砍掉,当Evernote坐拥亿级用户依然在商业模式的道路上蹒跚时,总会觉得事情似乎正在朝不好的方向发展。

“Evernote希望做一个百年公司,一个百年的创业者。” Evernote前CEO 菲尔·利宾曾这样宣称。然而,如果Evernote因为无法找到好的商业模式倒掉,这个世界觉得会伤感吗?

本文转载自关注创业和投资的互联网媒体“B座12楼”,微信公众号:B1-12F,文/B12团队 苏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